玉角白梨

冷CP同人文集合地
毒奶
实力靠爱发电
CP除了xx还有很多事可做
关注需谨慎
小心cp雷区

忘爱症×花吐病.(泉扉)

 @以•咸鱼•沫 

因为说好了是虐文,所以……我是真的想写个HE的,有没有要接梗写甜文的?

火影世界

雨夜,千手驻地

“没有回应吗?”

“族长大人,真的没有……扉间大人他说不定已经……”

千手柱间的表情瞬间变了样,那个人只好赶快闭嘴。

“他不会这么轻易就死掉。”

柱间盯着地图上的那座山沉默着。白天,他们的小队在山里和宇智波不期而遇,经过一番打斗,千手小队顺利撤出,而扉间却被泉奈缠住,两个人一起滚落山崖。

“漩涡水户大人到了。”

“水户大人!”

水户走入帐来。

“我有办法,不如一试。”

—————

擦出火花点燃木柴,扉间靠着石壁坐下,终于松了一口气。

脸上的伤口还未结痂,血液顺着脸颊划下。泉奈缩成一团靠近火堆,他还不是很清醒,不然扉间也不会在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还要被咬上几口,要不是火光的映照,泉奈怀疑他真的会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与漆黑的岩石融为一体。

外面的雨就像是有人在不断地窃窃私语,泉奈蜷缩着身体,两手捂住耳朵,一声轻叹就这样被他阻断。

—————

整整两天,千手扉间在第三天中午时分才踏着泥泞的土地出现在千手驻地旁边。听到消息的柱间亲自到门口去迎接,但是扉间的状况并不好。

“别碰我!”

他摇摇晃晃地,分明是又累又饿睡眠不足,脸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但是看上去就是不正常。连桃华都被他推了个跟头,真是太不对劲了。

“扉间,你没事吧?”

扉间的表情和他接下来说的话更让他绝望。

“你是谁?”

—————

总之,千手柱间花了好大功夫才解释清楚他们之间是兄弟关系。

只是两天,千手扉间似乎和整个世界都脱离关系了。他什么人都不记得,什么事都不会放在心上。

“柱间,他怎么样?”

“不好,”柱间摇头,“身上好多地方都是青紫的,还有咬伤……虽然不致命,精神状况也太不好……”

“当时和他一起掉下去的只有宇智波泉奈,难道是被……”

柱间摆了摆手

“等扉间状态好一点再说罢……”

宇智波和千手的又一次对战,可惜泉奈没有出现,宇智波们发现,短短几天,千手一族出现了一名杀神,正是千手扉间。

这下,宇智波泉奈的死虽然没见到尸体,但也坐实了。

斑愤怒地向扉间冲过来却被柱间隔开,花树界降诞改变战场走向,宇智波不得不暂时撤退。

—————

几天后,阴云笼罩的宇智波一族迎来了一个人——宇智波泉奈,虽然伤还没有痊愈,但还是活着回来了。

宇智波斑惊讶地发现自家弟弟的伤口被人包扎过,对方的医疗水平还不错,只是后期疏于照顾。

“所以——你被千手抓住,然后又逃出来了?”

“没,”我就是在山里呆了几天。

泉奈说出一个字后就一直捂着嘴。

“难道嘴也受伤了?”

“没,”

泉奈还是捂着嘴。

“泉奈你就别骗我了,你……”

拨开泉奈的手,斑发现自己错了,那小小的金红色的花静静地躺在泉奈的掌心里。

“这是什么?”

“不知道,咳……”

又一朵。

“……”

—————

泉奈躺在榻榻米上,听着神官和斑的对话。

“花吐病……两情相悦……亲吻……”

可恶的千手扉间……

泉奈把自己包在被子里,然后翻向内侧。

—————

宇智波泉奈带伤回到了战场上。

“那就是千手扉间。”

远处人群密集之处其势难挡。

泉奈迎上前去,还未来得及细看,就被扉间一挥忍刀逼退数步。

“白毛!”

“宇智波!”

斑还想着这对话怎么这么熟悉,那边扉间已经开始下杀手了,泉奈眼看难以招架,被对方占了上风。

“斑!”

柱间的神情也不似往常那般,两个人过了几招后,斑终于抓住机会:“柱间!出了什么事?”

“问我?难道不是你们对扉间做了什么吗?”

“什么?”

那边战得如火如荼,泉奈侧身堪堪避过刀刃,扉间接着就是一脚。泉奈忍着说话的想法,躲开攻击。

杀神本质显现,这哪里还是那个温柔的人……

斑虚晃一招,跳出攻击范围。

“撤!”

—————

眼看宇智波全员撤退,战场上只有扉间还是一动不动。

“扉间?”

柱间急忙后退,身前刀锋划过,额前头发被削去一点。

“是你?”

“什么你,我可是你大哥!”

“哦。”

“……”

—————

辗转反侧,泉奈控制不了自己想起在山洞里的那一夜。

“你不杀我?”

泉奈躺在地上,浑身都疼,毕竟他刚和千手扉间大打了一场又从山上滚了下来。

“为什么?又不是在战场上。”

千手扉间扯了下衣服,把肩上的伤口包起来。

“其实是没力气了,”谁知道宇智波泉奈摔伤了后背还是这么——力气大?

“我还以为你是个多凶狠的人。”

泉奈躺在那儿,看着他银发的宿敌。

“凶狠?”或许是被大哥影响了也说不定,又或许是他看见和平的光了。

“如果和平真的到来了,你准备做什么?”

“呃……”

眼前是突然放大的宿敌面孔,千手扉间习惯性地后退,却被迫更加贴紧石壁。

“你靠得太近了。”

“回答我。”

“伤口会开裂的。”

“呜呃……”

泉奈支撑不住趴倒在地上。

扉间抚额,“真是……”

在战场上找个机会干掉他吧,实在是太烦人了。

—————

泉奈用被子蒙住头,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推开门走出去。

“捆住他!”

斑和火核一起用力制住那个族人,泉奈惊讶他的战斗力,可对方根本没开写轮眼。

“泉奈?”

泉奈点了下头。

“去了山里然后就这样了。”

“病发突然啊……”

“再去一次神社?”

“没办法了。”

—————

忘爱症。

泉奈心都凉了,他不可能和那个他爱的人来个两情相悦的吻,因为那个人根本就不记得怎样去爱。

可是,我想知道他的答案。

—————

泉奈整好装备,背上忍刀。

他觉得喉咙痒痒的,忍不住咳嗽的想法,直到他几乎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掌心才出现一朵花,鲜红如血。

似乎有什么话,必须要以这种形式说出来。

战场上,硝烟弥漫。

千手扉间对宇智波泉奈,最终的战斗要开始了。

但是扉间没有想到泉奈会面对面地使用写轮眼,即使会因此而露出破绽,铺天盖地的记忆出现他的脑袋里。

“如果和平了,你会干什么?”

“我倒是想和你在一起呢……”

泉奈撞到扉间的刀上,血液喷溅而出,他看见斑向自己跑过来,终于向一边倒去。

“泉奈!”

柱间挡到扉间前面,

“斑,我们还是结盟吧……”

“尼桑……不要相信他们,大家都是被他们害死的……”

没有花瓣,没有感觉。

“咳!”

只有鲜血,红得刺眼。

扉间站在不远处,一动不动,嘴唇还很疼,刚才泉奈竟然扑上来亲了他一口,不,不能算是亲,已经开始流血了。

痛苦的感觉被无限放大。

————————————

其它世界:只有梗概,实在写不来了。

①影武者

平安时代

在这个动乱的时期,大名的命令必须被执行,因此大名的安全被排在首位,想要夺取大名性命以夺取政权的人不在少数。

千手柱间偏偏就是一个大名,还是个喜欢赌钱却从来没赢过的大名。

姓宇智波的艺人被柱间的命令带进大名府,为大名和他的弟弟表演戏法。

演出才到一半,大名的弟弟突然出声:“不用继续了,我已经看破你的把戏。”

泉奈不满地抬头,少年令卷起珠帘,他看过去,却吓了一跳,银发?这怎么可能……

经过各种原因,宇智波泉奈发现这个银发少年并不是大名的弟弟,而是敌对忍族派出保护大名的影武者。

大名的弟弟千手扉间居然是影武者?

号称能够破解一切谜题的扉间是个不会爱的人

泉奈想让他不要再断了自己的财路

扉间解了他所有的谜题,除了花吐病

“所以,这个不是戏法么……”

②平安时代

是人与妖并存的时代

阴阳师的时代

阴阳师宇智波——没有爱就没有开的写轮眼

结局一:患忘爱症因此没有开写轮眼,能力不够被附魔,没有达成见面条件(此路不通)。

结局二:高武力的阴阳师宇智波泉奈(忘爱症)和白色水妖千手扉间(花吐病)

虽然因为忘爱症不能用写轮眼但还是灭掉了水妖。

③兽化梗

白色雄狮与黑色草原狼的生死之恋。

白狮捕食母狼,破开腹部时发现狼崽,并没有杀掉,而是交给了同族的母狮,白狮忘爱症,小狼被咬死。

④能够完美解决花吐病

漩涡鸣人(九尾妖狐)×宇智波佐助(阴阳师)

死过一次终于成功在一起的两个人。

评论(1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