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角白梨

冷CP同人文集合地
毒奶
实力靠爱发电
CP除了xx还有很多事可做
关注需谨慎
小心cp雷区

tobirama(泉扉)

架空

伪科学出没

虐梗写甜文

02 备份

【身份暴露,启动三号预案】

千手扉间直视漩涡水户,表情严肃,一言不发。

看着这熟悉的场景,水户有点忐忑,“呃,扉间?”

“水户,”

听着熟悉的语调,水户放下心来,“什么嘛,原来你没事……”

“这是tobirama,我创造的人工智能。”

“什么?”

水户不信:“别开玩笑了扉间,就算你说自己被下了巫术什么的都比这个理由可信度高。”

人工智能虽然是这个时代的技术基础,但是它并不可以代替人类的思维方式。十几年前的惨剧还不断被提及,科学家们早就放弃了关于人类思维的研究,现在的人工智能只是作为工具。

“扉间知道这个病会有什么结果,我是他的备份。”

水户低头看了手里的X光片,又看向扉间:“你身上没有外伤,骨骼完整,人工智能替代大脑不可能!”

“扉间选用了生物纳米机器人,直接从内部对患处进行了切除和重组,生物材料代替原有组织,利用逻辑学,模糊数学和概率等约束tobirama的行为……”

“扉间他还活着吗?”

“一切生理体征正常。”

“我是说,意识!”

“……不能感受,意识……”

“是,好吧,扉间经常说自己就是个工作机器……变成真的机器也没什么不同……”

“请多关照。另外,请对千手柱间和其他人保密。”

——————

“水户,谢谢你啊……”

“回去给他好好调养一下,多吃点滋补的食品,多休息……暂时不要让他去实验室了。”

“一定,一定!这次让他好好休息几天!”

“柱间,快点走!”

“斑,斑你等等我!”

水户看着纸上的数据,“电脑,快速分析。”

[信息输入结束……开始分析……重量与体型不服,血液分析应有部分金属钛……]

“把脑部替换成金属钛。”

“替换中……数据调整……仍有误差……”

——————

千手柱间的公寓

“扉间,喝水。”

【抓握指令,执行。】

【感知记忆……记忆保存结束……】

“人工智能的感情永远是大问题,但你使用的是我的身体,所以,大哥那方面会有些帮助也说不定……”

玻璃杯在扉间手里转来转去。

柱间暗道:“看起来扉间还是很担心实验室那边的情况……不行!趁这个机会要给他放个假,好好休息…对了,昨天扉间好像说……”

“扉间,明天我们回家去看看吧?”

【千手柱间所谓家的含义:①扉间的公寓②扉间父亲的老宅③宇智波斑家……此处应为②】

扉间手里拿着茶杯,“可以。”

“扉间,你好像生病时比较好说话,是不是……”

柱间充分地发散思维,说个不停……

“欧尼酱,闭嘴!”

“嘤……”

——————

千手扉间的卧室

【录像重放……宇智波斑出现……扉间的成果浏览……确认……】

“下一步行动,陪千手柱间回家。”

——————

漩涡水户拿着手机焦急地走来走去,她觉得这件事还是要告诉柱间一声。

乡间小路上,柱间开着自己的二手车,放着很久以前流行的音乐,跟着小声哼唱。

【检测中……正常现象……】

“千手柱间你这个没良心的,怎么还不接电话!”

突兀的女声搅乱了音律,汽车在路上七扭八拐,差点栽进稻田里。扉间看着自家大哥手忙脚乱地找着接线孔,然后清了清嗓子按了接通键。

“水,水户啊,什么事啊?”

“柱间,你和扉间在一起么?”

柱间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弟弟,“啊,我带他回家一趟,好好放松一下。”

“……那个,扉间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嗯,”柱间回应了一下,示意水户继续说。

“其实是这样的……”

柱间挂断电话,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扉间说话。
“说起来,扉间你自从上了大学就再也没回来过呢……”
【记忆搜索……】
“欧尼酱不也一样?”

“哈哈哈,说的也是呢,不知道老爸他们怎么样了……”

【姓名:千手佛间……扉间的父亲……性格顽固……姓名:千手板间……】

“回去后可不要再惹父亲生气了,八九年不见,父亲和弟弟们的变化一定很大……”

“终于到了,扉间,下来活动一下。”

“汪!汪!”

“你这条狗,整天在外面晃悠,不回家……不要跑!”

头发斑白的老人挥着拐杖追着一条土狗,身后的影子被夕阳拉得长长的。

“扉间?”

“那个人,是父亲。”

“什么?这不可能吧,扉间……”

“父亲大人!”

老人慢慢地转过身来,手里拄着的拐杖一下掉在地上。

“两个浑小子!”

千手佛间还是没有说出什么重话。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躺在在草坡上晒太阳的瓦间是被自家弟弟叫醒的。

“瓦间哥!大哥二哥回来啦!”

瓦间睁开眼睛,柔和的夕阳照耀下的自家二哥,整个人都显得柔软了不少,千手瓦间从草坡上滑下来,站在扉间面前。

【命令:模仿扉间的动作。】

于是,扉间伸出手摸了摸瓦间的头,“瓦间也长这么大了……”

千手瓦间睁大了眼睛,有点吃惊地看着他。

【警告:身份可能败露……】

“二哥!”

扉间的衣服被瓦间紧紧抓住,耳边能听见他压低的哭泣声。

【安全……】

千手家今天很热闹,板间瓦间忙着宰鸡做饭,千手佛间抓着两个儿子的手不松开,柱间揉着眼睛回答着父亲的问题,相较柱间,扉间的反应就很冷淡。

“父亲!大哥二哥,吃饭了!”

“马上就来!”

“这次回来可要多住几天。”

“一定,一定!”

——————

“扉间?”

“我洗好了,”

柱间推门进来时,扉间正赤着上身,收拾自己的洗浴用品。

门被柱间关上。

“扉间,你今天的反应有点不对啊……”

【警告!身份可能泄露……】

“……”

扉间猩红的眼眸盯着他。

【四号预案……】

“嗨,水户还特意打电话给我……”

【启……】

“说你大脑受了损伤,有些事情恐怕不记得了……”

【撤销指令!】

“欧尼酱……”

“没事没事,大不了我再给你说一遍……”

柱间拍了拍他的肩膀,爽朗的笑着。

【接触记忆……记忆结束……】

tobirama觉得再来几次他一定会被玩坏的。

“我去休息了。”

“好好,那还和我住一间房?”

【记忆缺失……计算中……随机应答……】

“欧尼酱,闭嘴!”

“嘤……”

千手柱间今天依旧愉快地被自家弟弟教育着……

——————

千手佛间抚着手里的老照片,照片里的女人相貌神似扉间。

“扉间回来了,那孩子果然还是恨我,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啊……”

【信息收集……】

“这个人叫千手佛间……是个老顽固(表情)……这个是板间,这头发可不是染的,是天生的……这个是瓦间……”

【表情处理……属于所谓的咬牙,多数是用在某些令人气愤的事情上,嘴角上扬,是……微笑……】

门被推开,千手柱间的长头发还往下滴着。

“扉间……”

【记忆搜索……】

“欧尼酱不喜欢擦头发,所以要记得提醒他。如果有机会就给他擦干……”

“毛巾。”

柱间双手奉上,然后老实地坐在床上等扉间给他擦头发。

“真是的,欧尼酱你……”

“好久没给我擦头发了呢,扉间……”

你总是那么忙,在实验室里不出来……

【切入正题……】

“欧尼酱,我想知道上大学之前那件事。”

“扉间你真要听啊……”

“快说。”

“好好,我说……轻一点,头发要拽掉了……”

——————

母亲是考试前半个月前去世的,家里经济拮据,不能同时供四个孩子上学,尤其是还有两个是大学生。一番思考后,千手佛间决定让扉间去念书,而让柱间在家做农活。

扉间却是不同意,千手佛间甚至不惜棍棒相加,也没让他改变心意,开学前,扉间带着大哥私逃,一起去了大城市,其中艰难自然不必多说,扉间还按月给家里寄钱减轻父亲的负担,但两个人因为各种原因八九年都没在踏上这片土地。

【记忆搜索……授予权限……】

“我不同意!”白发男子站在院子里,看着站在堂屋门口的人,身姿笔直,气势上一点也不弱。

“不同意也得同意!”千手佛间也毫不退让,语气强硬。

“父亲……扉间……”

“欧尼酱,闭嘴!”

“柱间,不要帮他这个逆子!”

“嘤……”

当时的扉间胳膊上还系着白布条,眼睛还有些红肿……

“扉间你,原谅父亲了吗?”

“嗯。”

毛巾擦过头发,晕开水汽……

——————

“扉间,你不能这样……”

就在刚才,柱间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扉间把他踹到地上去了。

摔疼的后背火辣辣地疼着,柱间抱着棉被简直要伤心死了……

“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

【记忆补充……结束……】

———tbc———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