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角白梨

冷CP同人文集合地
毒奶
实力靠爱发电
CP除了xx还有很多事可做
关注需谨慎
小心cp雷区

君之所见(泉扉)

基于宇智波泉奈复活的,一篇走向奇怪的文,承受能力低者勿进。

————

宇智波泉奈觉得不可思议。

前一秒还是无边黑暗,耳边是尼桑的呼喊;下一秒眼前就有微微的亮光,等他适应了光线,却看见面无表情的千手扉间。

“嘿,你把我救活了?”

“……是。”

“你不是说不爱穿羽织么?这白色衬得你脸色不好……”

其实千手扉间的脸色是真的不好。

三天前,千手柱间沉疴不治,撒手离世。扉间作为二代目火影,既要治丧又要稳定政局已是忙的无暇顾及其它。

说起来,他就不该去南贺川。

大约一天前:

“火影大人,异动方向已查明,是终焉之谷。”

“我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

扉间改完手里的文件,放下笔活动肩膀,“宇智波……”

那年终焉之谷一战,他是违了兄长的意思,暗地里在尸体上下了飞雷神的印记。假使宇智波斑不死,他也可以找到对方的所在。

飞雷神发动后,他就被送到了南贺川,然后,南贺川边躺着宇智波泉奈,没有腐烂的,喘气的,甚至都没有眼伤的宇智波泉奈。

好吧,他身上还是有一道伤口的,扉间知道这是出自他的手笔,飞雷神的杰作。

当时扉间的想法就只有“屋漏偏逢连夜雨”了。

————

自然而然地叹了口气。

这会儿,宇智波泉奈大略地扫过屋子的布置,然后把重点放在千手扉间身上。

“扉间你变了……”

“……哈?”

“嗯……好像变老了。”

可是他又为什么这么认为呢?人家头发本来就是白的,人家本来就面瘫,人家……和砍他那时没什么两样。

“就是,感觉,嘛……你知道的。”

“……-_-”

千手扉间给了他一个“我不知道”的表情。

“说了半天了,我哥在哪儿?”

宇智波泉奈挣扎着要站起来。

“伤还没有结痂,不要动。”

千手扉间的声音听上去不带一点感情。

“你怎么还是这么说话!要是像你大哥那样(虽然白痴了一点),说不定我哥就不那么讨厌你了(>皿<)……”

突然间有什么劈头盖了过来。

“穿上衣服,跟我走。”

“刚才谁说不让我动的……”

宇智波泉奈翻了个白眼,呲牙咧嘴地套上衣服,还真是挺疼的。

刚穿上衣服,就看见千手扉间手里银光一闪,看得泉奈胆战心惊,他拿飞雷神干什么!嫌杀一次不痛快,复活一次再杀一次?不不不,千手扉间不会做那么无聊又没用的事……

正漫无边际地想着,眼前的景象就发生了变化。

“我是在那里看见你的。”

顺着扉间的手指,泉奈看见白沙石上有片血迹。

“哦,看来是时间倒流,让你先看见了我……”

“如果只是倒流就好了。”

不用明说,宇智波泉奈就感觉到了什么。“这里,是南贺川?变化太大了吧!那两边的树都……”

“你还指望这里和十年前一样?”

十年,一梦十年。

“扉扉间你不要骗我……怎么可能……”

“宇智波斑已经死了,几年前被我大哥亲手杀死的。”

泉奈直直地看着扉间,等着他下一秒突然笑起来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在骗他,但他只能从这个男人脸上看见不可言说的悲哀。

“三天前,我大哥死了。”

落荒而逃。

宇智波泉奈手捂着腰间的伤口,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离开。疼,怎么不疼?那个不擅言辞却一直在埋头苦干的尼桑,那个护着他的尼桑,那个他拼了命都要保护的尼桑,就这样?……他不信千手扉间的话,但是……

他再也走不动一步了,不管原因是腰上的伤,还是空空的肚子,亦或是眼前这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

安静,平和。

不会失去自己的双亲,不再失去自己的兄弟,不再失去自己的儿女。就是为了这样的梦想,战斗,战斗……

梦想,已经实现了么?那又是谁的梦想,由谁的双手来实现……

“这个人怎么受伤了?”

“快带他去二代目那里……”

“医疗班,医疗班呢?”

“……”

医疗班,医疗,千手的能力能治好他的伤,谁能治好他的心呢?

眼前的人越来越多,视线却变得模糊。

“我在这里,没事的。”

最后一眼,是千手扉间的岩像,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千手,白毛……

————

他做了个梦,梦见很久以前斑抓给他的白鸟。啄了他的手的白鸟最后还是飞得越来越远。可这次,他却重新抓住了那只鸟,还被鸟儿带着飞到高空,被气流吹得乱转,一旦松手下一秒就会摔成肉泥……

他挣扎着从梦里醒来,睡了十年的人应该不会轻易感觉到疲劳才对。然后他看见千手扉间在他身边,“干什么?”千手扉间似乎很是疲惫,“可以松手了么?”泉奈这才发现自己是抓着他的手,别扭地收回手,好像扉间手上还多了几道红印……

“我就是做梦了,你不过来,我也没事。”

宇智波泉奈把自己包在被子里,也不管空气新鲜不新鲜,腰伤疼不疼。

未置可否,也没有任何声音。

“我说了,我……”(不需要你)

正在起身的千手扉间似乎有一点惊讶。

“渴了。”

门响了一声,千手扉间出去了。

屋子里只有宇智波泉奈一个人,心跳的很快,快到没理由。

“冷静,冷静宇智波泉奈!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又不是姑娘……”

“咔啦”

千手扉间端着碗走了进来。

“正好你醒着,把药喝了。”

宇智波泉奈捏着鼻子大口喝完药,把碗递给千手扉间时才发现对方表情不对。嘴里面有丝丝甜味。

“药是甜的,我还没告诉你……”

“……”

千手扉间把碗放在桌子上,继续伏到案上办公。泉奈暂时没了睡意,打量起这间办公室。卷轴,各式各样的文件,还有一个有黑眼圈的白毛。千手扉间手里拿着笔,看着眼前的卷轴思考。这件事并不好处理,拿捏不当,很有可能引起战争。

“喂千手,你猜我刚才梦到什么了?”

“不知道,但你肯定失去了什么。”

他讨厌千手扉间,一下说中,完全没有了猜的乐趣。

那只白鸟是宇智波泉奈失去的第一样东西。

“你不怕我伤好后会杀了你?”

“在预料之内。”

“切……”

————

宇智波泉奈的伤好得很快,在此期间千手扉间给他做了骨龄测试。

“骨龄停留在十年前了。”

“这么说,我比你小十岁?”

“……”

“喂,我说的是实话啊,怎么就不理我了……”

“这几天都看了什么书?”

“你审核的木叶历史。”

“第二卷要仔细看,过几天我带你去……”

“火影大人!”

“出什么事了?”

“那个……”

宇智波泉奈看着那个忍者把扉间拉到远处,用手掩住口型,声音也非常小。扉间倒是没变脸色,吩咐了几句,忍者就退下了。

“你再休息一个星期应该就没事了。”

这次没有回应的人变成了泉奈。

“我还有事,你自己回去好好休息。”

宇智波泉奈抬脚,走了几步,我干嘛听他的啊……

————

宇智波泉奈穿着松垮的衣服,趿着木屐,浪人一般的在村子里闲逛。

这里的生活是他不敢想象的,前面,有几个忍者结伴同行,背后的印记各有不同,要是他没记错,那其中就有宇智波和千手的族人。感谢千手扉间把他的忍具都收走了,不然他真的会下意识甩出几只苦无。

宇智波泉奈要了一盘三色丸子,说把帐记在火影头上,老板当即就说不用了,火影大人日夜操劳,算是谢礼。有忍者行走在屋顶之上,留下的残影还是会被他的双眼所捕捉。

看起来像是要发生什么,泉奈闭上眼睛,仔细听着风里的声音。

“火影大人……”

没想到村子的首领会命名为火影,倒像是宇智波的风格。

“一旦……计划生变……确保……村民……火影……”

“撤去守卫……”

“……”

泉奈心下了然。这就是一出诱敌之计,不过这诱饵,是火影,也只是火影。千手扉间真的是很讨厌的人,为了套取宇智波的情报,什么没干过……所以哥哥才会离开木叶吧。

木叶,倒是千手柱间的风格。

宇智波泉奈从货摊上顺了个猫脸面具,就悠闲地回到火影楼,一场战斗已经开始了。

风之国的忍者向扉间的书房里吹入了毒气。虽然已经感知到敌人存在,但是不能打草惊蛇,扉间还是放任自己吸入了少量毒气。

事后:

“为了看上去更真实。”

“……你就是当了火影,也改不了阴狠毒辣的本质。”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不多时,黑衣忍者破门而入,倒在地上挣扎起来。千手扉间咳了几声,“他们还有第二梯队。”猫脸忍者挠了挠头,在此期间毒气散尽,千手扉间活动了一下手指,平地里多出几个黑衣忍者,苦无尽指向千手扉间。

再次感谢千手扉间收走了他所有的忍具,这下想保护他,都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

宇智波泉奈还是出手了,用了从丸子店那里打劫的竹千本。黑衣忍者纷纷倒地,地板上满是血色。

“那啥,”

宇智波泉奈有点不安。

“我以为来刺杀的人都挺厉害的……”

“……”

千手扉间没说话,手指握紧又松开,抓住了案上的笔。

诡异的安静,泉奈觉得很不好受。

“布这个局我花了十二天。”

“嗯?”

“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我……”

“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我是该说你下手太狠,还是太没记性?”

“……”

“你出去……”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刚才是我救了你啊!白毛,忘恩负义……

“以后,不要再这样……”

伤口,好疼。

“再也,不会管你了。”

“火影大人!”

“听到动静我们就赶过来了……”

“火影,大人?”

宇智波泉奈愤恨地往千手扉间的卧室走去,谁让他人生地不熟,又不可以,也是不能回到宇智波驻地。蓦地,听见身后凄厉的哭喊声。

————

木叶村里还是安静的,但是隶属二代目的忍者都忙碌起来。消息传出,千手扉间死于暗杀,三代继承人未有定论,木叶村,已是一片混乱。

夜半时分,倏然几道黑影,飞针已经射出,负责守卫的忍者无声倒地。

一路进入火影楼,也无人阻挡,只是白日千手扉间被袭击的那间办公室,现在,还有着灯光,门板也换成了全新的。

“敌人的目标是杀死火影,夺取木叶村。”

“而前一部分已经完成,只差夺取了吧?”

“你还是太天真了。”

“你不是说,他们还要杀掉村子里的……”

“所有能够保护村子的人,当然,将会坐在火影位子上的人尤其不能放过。”

门又一次被踢开。

“可是你又没有确定继承人。”

“那就是都有可能了。”

刀锋寒光闪闪。

“水户大人。”

“我的学生。”

“各族族长。”

“所有上忍。”

尖叫声此起彼伏,屋子里血流成河。

“我不确定,就他们几个人,有这么大本事。”

血液似乎还在顺着刀身流下,一个戴猫脸面具的人就出现他眼前。火影楼的走廊里贴着的“风林火山”等字幅,在黑夜里显出奇怪的形态。

戴面具的人伸出一只手,蜷成猫爪状。

“喵~”

血,喷溅而出。

“我考虑了一下,还是要把办公室维修的费用加到预算里。”

千手扉间抓着一个几乎要吓晕过去的风之国忍者,面无表情从阴影里走出来。

“你来,我就不信你做的比我干净。”

猫面具忍者似乎是不太喜欢这句话。

千手扉间松了手,那个被他抓着的忍者倒在地上,吓得动弹不得。

猫面具忍者看着他走过来。

“喂,嘴什么的检查了吗,可就这一个活口,再死了别怪我。”

“所以呢,这个东西还是有点用的。”

千手扉间伸出手,摸着他的面具,注意着他还没收回去的写轮眼,然后弹了一下他脸上的面具,“以后叫你猫妖?”

“你……”

这是,千手扉间在调戏,他?十年没见,他怎么学会这个了……

宇智波泉奈有点底气不足,闪到一边扛起那个风之国忍者,“我带他去审问!”

————

“扉间,你这个都没有写啊。”

“这个只是暂定稿,你要看全的,得等我死了。”

“……看个书还说这种话。”

“是事实。”

宇智波泉奈在千手扉间的书案上坐下,差点把上面的文件都挤到地上去。

“其实我就是想看看木叶在编定历史的时候会怎么写我。”

“你想怎么写?”

“带着面具的,会使用高级忍术,在暗中保护火影的忍者。”宇智波泉奈把手里的卷轴抛上抛下,看着墙上新写的“心,技,体,一体化”。

“看来我杀不了你了。”

————

“好了,要领就是我刚才说的那几条,记清楚,现在开始练习!”

“是!”

千手扉间看着场上的三组对战。

“那个孩子,是宇智波的?”

“是,叫镜,宇智波镜。”

“没想到最讨厌宇智波的你,还是会收了宇智波的孩子做徒弟。”

扉间没有回答,注意着场上的动向。暗部也没有说话,隐匿在阴影之中。

“火遁•豪火球术!”

“火遁•豪火球术!”

宇智波与猿飞,两个火球碰撞后,火势更加凶猛,向其它四个人包围。

“水遁•水阵壁!”

一团更大的水雾弥漫开来。

“得救了。”

“多亏扉间老师了……”

猫面具的暗部,抓着两个“罪魁祸首”的脖领子,猿飞日斩狠命地挣扎着,“扉间老师,救我!”

扉间瞪了他一眼,“松手。”

猫面具一言不发地把猿飞日斩摔了个屁敦儿,把宇智波镜放在地上。

还真是差别待遇,扉间想着,开了口。

“听着,你们都是同伴,训练中忍术的使用点到为止,好了,还记得和解之印吗?”

别扭着伸出手指,钩在一起,扉间抓住两个孩子的肩膀,“猿飞,现在告诉我为什么刚才不用水遁……”

真是羡慕你呢,你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扉间似乎是看了他一眼。

好像我们也都是最不幸的人。

————

呜咽

千手扉间几乎把十指都扎进他的后背,宇智波泉奈皱了皱眉,加大了力气。

这下,千手扉间连叫的声音都没有了,只能由着他在自己身体里横冲直撞。

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

“我说,你还没结婚吗?”

“干什么?”

“喂喂,你可都成了二叔公了。怎么,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

宇智波泉奈一手拿着猫脸面具,一手抓着千手扉间的胳膊。反正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是知道了,这个人严谨地像台机器,多余的东西什么都没有,情感什么都不是必要的。

可现在,千手扉间盯着他,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就是问问,不想说也没……”

“我没打算结婚。”

“啥?”

“也算是不允许。”

“不懂。”

“要是我不结婚,没有孩子,下一代火影就不会是千手了。”

“难道你还想让宇智波的当火影?”

“也不是不可能。”

“那你这算是,自我放弃了?”

千手扉间甩开他的手饶有兴致地问,“怎么,你还没放弃我?”

宇智波泉奈发现自己上套了,但是他并不想逃开。

“扉间,现在我们是一起的了。”

————

“阿嚏!”

“感冒了?”

“没有,说不定是花粉过敏……说正事吧,那个雷之国你非得去啊?”

“和二代雷影签订协议非常重要,如果能把预定目标完成,离忍界和平就又近了一步。”

“忍界,村子,就是你的全部?”

“我可以考虑给你留一点位置,所以在村子里好好休息,火影不能让一个连续二十八小时窝在泥水里做侦查任务的暗部陪着自己去签订协议。”

宇智波泉奈抓着他的手,“我觉得你会离开很长时间。”

“嗯,要签订协议,还要视察一下项目,说不定要泡个温泉再回来。”

“所以?”

扉间俯下身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我带着弟子们去的,尽量快点回来。”

泉奈松开手,“下一次,不许亲脸颊糊弄我。”

扉间把蓝色的铠甲藏在白色的羽织下,从泉奈手里拿过写有“火”字的帽子戴好。

“一旦情况有变,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嗯嗯……”

“木叶警卫部那边……”

“知道,知道……”

泉奈很是不耐烦地应和着。

“我走了。”

————

“今天,火之国与雷之国,木叶村与云隐村……”

“雷遁•”

“啊!”

会场一片惊叫声,千手扉间看着眼前的金发与白发,两人的手臂上都有漆黑的“雷”字。

“金角,银角。”

二代雷影睁大了眼睛,却再也动弹不得。

“千手扉间,呵……”

扉间的手移向腰间,飞雷神苦无就就在里面。

“扉间老师!”

不行,还有孩子们……

扉间的手指偏了一点,掩护用的烟雾弹骤然爆炸,散开之时会场已空无一人。

“对方有,二十多人,是云隐金角部队的。”

“我们需要一个人做诱饵。”

“老师,让我去吧。”

“不,要去的是我。”

“行了,做诱饵的人自然是我,猴子,从现在起你就是木叶村的三代目火影了,我要向你下达最后一个命令。”

————

白鸟,飞走了。

宇智波泉奈在黑夜里看着直直地看着天花板,可惜他没有天照,不然天花板肯定会被烧穿。他心跳得很快,这种慌张的感觉,好像要出什么事。

他穿好衣服,带上面具,展开了偷偷准备的卷轴,需要查克拉和千手扉间的血。

视线晃了晃,雨水立刻打湿了卷轴的术式。猫面具忍者抬头四顾,空气里有一股烧焦的气息,雷遁的残留让裸露的皮肤微微发麻。

该死,千手扉间,扉间在哪里?

雷鸣电闪,略过残缺不全的尸首,散落的忍具,泉奈看见了那个人。

半首已经被剥掉,铠甲上也有几处被砍断。

“扉间,扉间……”

“……你……”

“我在这,我偷用了你的术式赶过来了。”

“猿飞,三代……”

“知道,知道了,没有人追过去,你赢了。坚持住,我带你回去……”

“……”

扉间的手搭在他手上,冰冷,还有点发抖。

“泉奈,”

他说。

口齿清晰,完全不像是一个失血过多,濒临死亡的人。

“谢谢……”

当天晚上,猿飞小队就到了木叶边境,全员都在,无人受伤。随后,暗部也将二代目的尸体带回木叶村,全村哀悼。

三代目火影是为猿飞日斩。

木叶第一任暗部部长不知所踪。

————

“我想起来了,扉间,我知道我为什么会再活过来了。”

宇智波泉奈被千手扉间的飞雷神重创,受尽折磨却不得一死。

可恶的千手扉间!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看着你死去,在你临死的时候好好嘲笑你……

站在千手扉间墓前,宇智波泉奈看着自己的身体变得透明,在阳光下消散。

——end——

评论(7)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