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角白梨

冷CP同人文集合地
毒奶
实力靠爱发电
CP除了xx还有很多事可做
关注需谨慎
小心cp雷区

所谓封印术(泉扉,柱斑,微核桃)

脑洞产物

神展开

甜甜甜甜甜

宇智波斑从战场上下来就一言不发地进了宇智波训练场,而且脸色非常不好。

泉奈走进训练场。

“尼桑,你回来了啊,怎么听火核说你今天不高兴啊?”
“别提了,也不知道怎么了,结好了火遁的印也施展不出忍术,真是太奇怪了……”

宇智波斑试了很多次,绝对不是自己结印速度和准确性的问题。本来今天对战柱间,应该是很高兴的,但是——

千手大刀对上宇智波团扇,两个人用体术相互切磋了一会儿,各后退几米拉开架势,宇智波斑开始结印,千手柱间一眼看出那是个火遁忍术,于是两手相扣结“皆”字印。

“木遁•木碇壁!”

宇智波斑结好印正准备施展火遁忍术,就觉得什么不对劲,查克拉提炼到胸口后竟然消失了……

千手柱间等了半天,也没有听到木头被烧得“啪啪”作响,好奇之下撤去木遁,就看见宇智波斑鼓着嘴吹气的样子,整个人都要被萌化了!(众:没有,我们一点都不觉得萌……)

然后?当然是宇智波斑盛怒之下把千手柱间用体术打得惨不忍睹……

“呃……”

泉奈额上滴下一滴汗。

“哦,原来还有这种情况——尼桑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嗯,我要再练习练习,跟火核说晚饭不用等我。”

“知道了。”

走出训练场,泉奈终于忍不住笑了,他成功了,这个忍术能在他尼桑身上起效,对付千手家的白毛肯定不成问题!

宇智波斑还在坚持不懈地结印,想起最近有几个宇智波的族人在任务中好像也出过什么意外。

不能正常使用忍术,是新的流行疾病?

第二天,宇智波斑没有出现在战场上。看着消沉的大哥,扉间忍住毒舌的冲动,挥手示意千手族人对宇智波发动进攻。

一个巨大的火球向他袭来,扉间后退半步,两手飞速结印:“水遁•水龙弹术!”水火相撞,发出“嘶嘶”的声响,水雾弥漫,渐渐散去,眼前出现的,是宇智波泉奈。

“呵,果然……”

宇智波泉奈的目光死死盯着白毛忍者,一刀劈倒离他最近的千手族人,然后朝千手扉间直直冲了过来,千手扉间也迎了上去。

柱间:“嘤嘤嘤嘤,都不带我玩……”

扉间用刀架住泉奈的进攻,今天泉奈的攻势意外地强。

“不好好计算进攻方式,体力很快就会耗尽的,这个笨蛋……糟了!”

泉奈双眼转化成写轮眼,这个距离连万花筒的图案都看得清清楚楚。扉间转动刀刃,借机向后跳开站住,感知后却发现自己的查克拉并没有变得混乱。

“万花筒只是骗人的?”

趁着泉奈还没有什么反应,扉间迅速结印:“水遁……”

怎么回事?为什么发不出忍术!扉间又试了一下,竟然感应不到水属性查克拉?泉奈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似乎只是站着就在透支力气。宇智波的攻势迅速瓦解,撤退得非常迅速。

————

“扉间,想什么呢?”

“桃华,是你啊。”

千手桃华从他手里抽出卷轴,仔细看了一下,又用很疑惑的眼光看着他:“这种小事,不用考虑一个小时吧?”

千手桃华,千手家的女忍者,在幻术上的造诣连宇智波都为之叹服。

“桃华,我有事问你。”

————

“泉奈,你没事吧,那个白毛怎么把你打成这样!”

泉奈:尼桑!我就这么弱吗!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弱吗!

“咳,我没事,就是体力消耗有点大,尼桑你就放心吧,千手扉间以后肯定用不了水遁了。”

宇智波斑看着他:“这么确定?”

泉奈有点心虚:“起码也会几年用不了的,大概吧……”

“……”

“怎么样?”

“……没有中幻术的迹象,你自己不也感知过了嘛,查克拉并没有混乱。”

“但是用不了水遁,不对,应该说是水属性的查克拉像是消失了。”

————

宇智波斑关上房门,看着躺在榻榻米上的泉奈,想起最近几个月泉奈经常会透支体力,莫名其妙就用不了火遁的族人,还有自己的情况,说起来昨天泉奈也没有上战场。

“泉奈,我有话问你。”

“什么?”

“你,是不是对我施加了什么忍术?”

“怎,怎么可能……”

“你是不是在开发什么忍术?”

瞒不过去了……

“所以说,这个忍术会封住对方最擅长的属性查克拉?扉间,这个不太可能吧?”

“不管是不是,反正,我会有一段时间不能上战场,削弱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

“那扉间你要怎么办?”

千手扉间深吸一口气。

“我要学习其它属性的忍术。”

————

“这样,千手家的白毛就不能上战场了啊。”

“哼,泉奈你未免太小看他了。这个忍术,我花了一天就解开了,不可能控制他很长时间的。”

泉奈:“本来就是专门对付水遁的,尼桑当然解得开了……”

————

“雷遁。”千手扉间一边又一遍地结着雷遁忍术的印,手指尖居然有银色的光产生,还带着尖锐的声音。

“风遁。”

“土遁。”

“火……”

“阴……”

“阳……”

“扉间,你没有拥有和你大哥那样的仙人体简直太不应该了。”

桃华说着把抱在怀里的卷轴放到桌子上。

“话不是那么说的……”

扉间结着印,像是想到了什么,顿了顿又继续。

————

战争还在继续,现在,千手柱间要在战场上直面两个宇智波。

“嘤嘤嘤嘤π_π,泉奈打我好狠……”

而千手扉间……有流言说他已经退居幕后,不再做忍者了。

“切,还以为他会回来,看来我高估那个白毛了……”

事实呢——

千手扉间接了个任务,带着几个族人离开了千手驻地。

“扉间大人,休息一下吧……”

千手扉间停下来,感知周围情况。

“原地休息。”

扉间取出忍具包里的苦无,继续绘制上面的术式。

“移动的速度很快,但还会产生不适感,要是加上战斗负荷……”

一个多月后

“尼桑,明天我想出任务。”

“好稀奇,你竟然不想上战场了。”

没有那个白毛,多没意思……

泉奈笑了笑,“那尼桑就是同意了?”

“嗯,有一个劫掠的任务,千手也会派出忍者,而且还有猿飞一族。”

“我知道了。”

“保护火之国大名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扉间!”

“大哥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可不想哪天听到消息……算了,我走了。”

“玩得开心点!”

————

没有千手扉间的日子是无聊的。——宇智波泉奈语

“就这么几个忍者?没意思。”

泉奈使出“火遁•豪龙火之术”,解决了战斗。

现在,他是无比怀念以前和千手扉间对决的日子。

“那个白毛……”

“阿嚏!”

“没事吧?扉间大人?”

“没事。对了猿飞,关于火遁的事……”

“这招好贵重啊……”

地上散落的都是起爆符。

“是浪费了点……”

千手扉间厉害的可不只水遁。

“任务结束,我们赶快去领报酬吧。”

“是!”

同时

宇智波小队向火之国大名府移动。

“泉奈大人!前方感知到千手一族的查克拉!”

泉奈停住脚步,“千手,扉间?”

月光下就看见千手扉间挥着忍刀,飘忽不定地出击,对手一个个倒在地上。

“他,他是人是鬼啊……不是说千手扉间已经……”

扉间感应到宇智波的查克拉,向远处扔出一支苦无,然后消失了。

“呵呵呵……”

泉奈笑得快哭出来了:是我不对,我不该给你下那个什么忍术,但是你都死了怎么还不放过我,为什么我还能看见你……(莫名陷入“深切”自责的宇智波泉奈……)

扉间很生气,要不是因为那个什么忍术,他肯定先用了“黑暗地行术”,然后再凭借感知能力肯定一击必中。哪里用得上这么麻烦……

宇智波泉奈失魂落魄地回到宇智波驻地。

“泉奈,怎么了?”

“尼桑……”

泉奈扑到斑的怀里,“千手扉间肯定是死了,我都看见鬼……”宇智波斑变了脸色,一把捂住泉奈的嘴,“泉奈你别逗我,柱间这两天看上去一点都不伤心,别逗我,白毛都长寿……”宇智波一族的人都知道,族长和族长弟弟怕鬼……

第二天战场上,千手扉间,出,现,啦!

兄弟两人就看着千手扉间抱臂阴沉着脸站在那里,越看越吓人。

柱间走过来,惯例问候了一句:“斑,我们结盟吧,这样不会再有死伤了……”

宇智波斑自然就以为他说的是千手扉间,再看看站在千手旗下阴影里的“鬼”……不就是结盟嘛?多大点事!

“好!我们结盟。”

“真的?”柱间表示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有点接受不了……

“废,废话少说!”

“好!”柱间举起一臂示意停战,“准备结盟!”

泉奈看见千手扉间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谁来救救我……”

结盟协议签订之后,千手柱间正要和宇智波斑好好商量一下以后的事,只是一瞬间,远在数十步以外的千手扉间就到了千手柱间身边。

“大哥,天色不早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好啊,斑,你今天就住在这里吧,让扉间和泉奈回去^ω^”

“好,好的!”

泉奈完全是被吓傻了的节奏,尼桑,你居然把我卖了,居然把我卖了!

于是,宇智波族人就看见自家族长弟弟,领着一个千手白毛回来了。

“你住这里吧。”

泉奈手忙脚乱地收起桌子上吃了一半的豆皮寿司,还有榻榻米上散落的卷轴。他听见身后的门响,还有千手扉间的一声叹息。

突然间百感交集。

要是自己不研究出那个忍术,千手扉间就不会死吧?不会死的话,现在结盟也不错?虽然很讨厌白毛但是……

“宇智波泉奈你抽什么风?”

“欸欸欸?”

千手扉间跪坐在他旁边,开始收拾卷轴和食物。“去打一盆水来,顺便拿几块抹布。”

“哦。”

宇智波泉奈站起来,向门外走去。等他打了水回来,就看见几个族人在廊下议论。

“这么好的机会,应该杀掉他!”

“是泉奈大人带回来的,还是应该问问泉奈大人的意思吧……”

“还等什么,早下手为强!”

“对,千手扉间留着是个祸患!”

杀掉,留?这么说千手扉间还活着?

泉奈快步回到屋里。

“水洒出来了,你走得太急了吧。”

千手扉间穿着单衣,卷轴已经归好,他手里拿着被子看着泉奈。喂,这也太容易让人有不好的想法了啊……

“你……”

“看得出来你们宇智波的医疗很差。”

千手扉间把抹布沾湿。

“你还活着?”

“哈?”

“你没死吗?”

抹布被扔进水盆。

“你找死吗,宇智波泉奈!”

看我不用新忍术解决你……

宇智波泉奈抱住他,抱得紧紧的,手上的水洇湿了扉间的衣服。

“快松开我,衣服都湿了!”

宇智波泉奈没松手。

“雷遁•”

宇智波驻地里传来一声惨叫。

据说第二天结盟(联姻)仪式,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都没能参加。

形式上的结盟自然也需要行动做保证,结盟第二天,千手和宇智波就接到了任务书。是火之国对雷之国的战斗任务。千手一族派出了扉间,桃华等人,宇智波则是泉奈,火核一干人受命。

泉奈这几个月研究解法,都不成功,整个人都是极度郁闷。接到任务后更加郁闷,那可是雷之国忍者,雷遁克制水遁,扉间身上的术式没有解开,根本没有胜算啊……

但是,千手扉间让他见识了什么叫水遁宗师,什么叫黑科技……

在火之国国境,他们与一队雷遁忍者遭遇,对方人数众多,重点是雷遁一个接着一个,桃华结了一半的水遁印被迫放弃,泉奈用火遁但是移动速度完全赶不上对方。

眼看闪着雷光的刀要刺中自己了,写轮眼却还要再等等才能发动。

“飞雷神斩!”

那名忍者挡在自己前面,苦无闪光。

“集中注意!”

侧脸很好看……泉奈打了自己一下,大敌当前想什么呢你!

“放!”

四面,苦无如雨落下。泉奈捡起脚边的一只苦无,上面奇特的术式他从未见过。而千手扉间就好像踏在苦无上起舞一般掠出残影,出手迅速,无迹可寻……泉奈立刻明白了那个夜晚所见之景象。

敌方忍者溃逃,但是信号已经发出,扉间止住准备追击的众人,稍微感知了一下。

“有百名雷遁忍者正向这里赶来。”

“怎么,要撤退吗,扉间?”

桃华甩了一下手里的长刀,一串血珠飞过,落在地上绽开几朵红花。

“不,我们要出奇制胜。”

“埋伏起来?这么空旷的地方怎么……”

宇智波泉奈发现自己又错了。

“黑暗地行术。”

他居然恢复了,他居然解开那个忍术了!

“准备出击!”

一场屠杀,在黑暗的掩护下。

————

“没想到你们还真的能完成任务……”

宇智波斑坐在椅子上,向千手柱间看了一眼。

“算我输了。”

扉间上交任务书,“大哥,最近村子里有没有什么新闻?”

柱间:“啊,新闻?没有……”

怎么能告诉他,宇智波斑知道了千手扉间没有死,发火差点烧掉半个木叶村的事……

宇智波泉奈抱着一堆东西站在火影楼下面,千手扉间走出来时,他正仰着头。

“看什么呢?”

“你大哥的忍术真方便,居然这么快就把房子盖好了。”

“嗯。”

“今天,去我家?”

“行,我带了些文件。”

“别逗了,你不是什么都没拿吗?”

“用了时空忍术。”

“……”

路上

“听尼桑说的,你大哥说还有其它忍族要加入?”

“是,猿飞,志村,日向……我这里就有几张入村申请书。”

“哈?那是什么东西……”

扉间拦了他一下,泉奈会意闪到一边。不多时,桃华和火核走了过去,看样子很开心。

“哦~我还没发现呢。”

泉奈:“……”

半路无话,宇智波宅里,扉间脱去铠甲,在桌边坐好,展开卷轴。

“通灵术。”

桌子瞬间被文件占领。

“中午吃紫菜包饭吧。”

“嗯。”

泉奈略有不满,走进屋来。

“扉间,”

他抽出扉间手里的笔。

“干什么?”

又是微愠的表情,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

“要不,我们也像尼桑他们那样,在一起吧。”

千手扉间愣了一下,要伸手去探他的额头。

“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我说的是实话。”

宇智波泉奈向后躲了一下,没让那只手碰到自己的额头。扉间收回手,抱臂,微低下头,泉奈觉得他是把视线放在文件上了。

“你,做好失去我的准备了吗?”

“什么?”

“我们是忍者,如果被情感所牵绊就……”

“好,我准备好了。”

“切,你胡说八道。通灵术。”

扉间从空间里取出一支笔继续改文件。

“是真的。”

“反正如果我和你在一起,那也只是为了宇智波的忍术和写轮眼的秘密,不要被我偷走了。”

“好。”

听上去是答应了……
——————

“还有一个问题,”

“说。”

“我可以亲你吗?

………………

It is the end,it is never the end.

评论(3)

热度(115)